1. 主页 > 汽车大全 >

太原市出租车太原:出租车“油改电”,在“2+26”城市中实现领跑

据全球汽车信息平台MarkLines的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全球电动车销量前三名的车企分别为:特斯拉、比亚迪和北汽。作为电动车龙头企业,特斯拉在今年上半年的全球销量为15.11万辆,比亚迪上半年的销量为9.58万辆,排名第二位,北汽今年上半年的销量为6.55万辆,排名第三位。

不难看出,我国电动汽车的发展水平已处于世界领先位置,其也成为我国不少城市实现节能减排的重要方式。

在近年推广出租车“油改电”的过程中,太原在“2+26”城市中实现了领跑,不仅用时最短,效果也最明显。

自2011年7月国内电动汽车试点推广以来,太原市大街上的电动汽车充电桩的分布数量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零星分布和无人问津到每隔一两千米就有一个充电网点,这样的变化源自一场围绕出租车展开的示范行动。

2015年12月, 山西省政府和太原市政府分别与比亚迪签署战略合作和投资协议,此后一年,8292辆蓝白相间的纯电动出租车替换了太原全部的出租车,到2016年年底,太原成为全世界首个纯电动出租汽车全覆盖的城市。

长期以来,太原深受煤烟型污染困扰,多种污染指数排名在全国74个重点城市中居高不下。而电动出租车上路后,每年可减少氮氧化物807吨、一氧化碳3886吨、碳氢850吨及二氧化硫9吨。

“油改电”如何落地

山西坐拥2700亿吨煤炭储量,而太原则位于这块“大煤田”的中间位置。这样的区位既是优势,也是劣势——太原成为包括京、津两座直辖市以及位于河北、山东、河南等华北地区26座污染城市中的一个。

但在近年推广出租车“油改电”的过程中,太原却在“2+26”城市中实现了领跑,不仅用时最短,效果也最为明显。

从客观上看,山西推广电动汽车“恰逢其时”。在太原市规划院等单位撰写的《太原市电动出租车推广案例分析及对其他城市的建议》中,曾阐述过太原出租车全部改电动车的一个重要背景:根据国家《机动车强制报废标准规定》,出租车使用8年便强制报废,太原的多数出租车在2008年时上路,到2016年左右已经需要报废更新。

在过去两年,以全市8200多辆出租车、每天行驶350公里、每年运营360天计算,每年消耗电力超过2.5亿千瓦时,不到全太原1%的发电量。

不缺电的太原同样不缺气。由于本地富含丰富的煤层气资源,2006年,太原曾实行出租车“油改气”。据当地出租车司机介绍,2008年更换出租车时,加气车也是其中的主力车型之一,达到近6000辆。但由于加气站建设难度等现实困难,加气站数量远不能满足使用者的需要。在一些司机的印象中,有时甚至会出现加一次气排队一小时的情况,这给充气出租车的持续推广带来问题。

所以,在推广电动出租车时,太原首先对充电桩进行了布局。在如何布局上,太原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所长李德望强调要“随走随充”,特别是考虑到快速可达、人员密集区以及出租车司机本身的居住地等地方。同时,在充电站提供综合性服务功能,包括停车、维保、餐饮等。

成本优势也是太原成为电动出租车示范城市的关键。根据山西财经大学张丽丽博士的调研,电动出租车一次充满大约可行驶400公里,需要65元,而传统燃气车加一次气大约可行驶200公里,花费60元,也就是说电动车动力成本仅为天然气出租车的一半。

长期效应如何持续

减排优势被肯定的同时,电动出租车的短板也开始被关注——减排不够彻底。张丽丽认为,这个问题主要与太原乃至山西的电力结构和技术限制有关。

当前,山西各类电源占比中,火电占比超过80%,而风电、光伏总计未超过20%。此外,风力发电取决于天气变化,并不稳定。光伏发电的高峰期则是正午。受技术条件限制,两者皆不能及时消纳,此外,电力存储技术并不成熟,这就导致清洁能源发电的高峰期与电动汽车充电高峰不匹配,因此,太原电动汽车主要的电力来源仍然是火电,预期实现的减排目标无疑被打了折扣。

山西清洁能源研究院院长、清华大学教授张建胜认为,煤炭在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内,仍将是山西的主要支柱,只是这根“柱子”不会再像之前那么粗、那么大,未来其周围会有越来越多的“小圆柱”逐渐树立,共同支撑发展。

在太原电动出租车的案例中,储能等非传统能源技术,或是他所说“小圆柱”,而要让这些小圆柱不断出现、与原有支柱形成互补,技术研发非常重要。

一位业内人士指出,在山西既有的能源革命中,生产和消费领域的革命明显更快,技术革命相对较慢。短板同样也是方向,与其他城市相比,太原最有希望在技术革命上实现突破。

首先,太原具备强烈的现实需求。以电动出租车为例,如果能借助储能技术的进步,在电力来源侧实现绿色低碳,那么太原作为清洁出行的第一城,将更具示范价值。

其次,技术进步离不开技术成果的积累。太原拥有全山西唯一的211院校——太原理工大学,借助这些研发力量,这里已经并有望再继续不断形成落地成果,有助于推动本地能源技术的不断发展。

另外,与硬件相比,软件在深入推进能源科技革命中更重要。当前,科技项目多依托学术带头人且经费投入多为一次性,而能源科技研发需要一定的时间和深度,因此,需要培养相关人才、

形成稳定创新体系,这不仅可以加快创新技术的应用和推广,对能源科技革命实现突破也将形成有力推动。

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地址:/qichedaquan/612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