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汽车大全 >

精真估二手车精真估遭遇离职员工组团讨薪,二手车电商年关难过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精真估遭遇离职员工组团讨薪,二手车电商年关难过

文︱AI财经社 莫默

编︱迈斯

车市寒风凛冽,又一家二手车估值平台摇摇欲坠。

2019年1月3日,数十名遭遇裁员的精真估员工总算收到了被拖欠一个多月的工资,但过少的金额仍然让他们大感意外。今年11月,这家野心勃勃地要做二手车评估行业中的“支付宝”的公司,突然大规模裁员至少三分之一,且拖欠员工工资、赔偿金和差旅报销费用长达一个多月。

AI财经社记者查询发现,精真估成立于2014年3月12日,注册资本近8900万元,是一家专门做二手车评估检测的互联网公司,隶属于易车——易鑫金融旗下,北京易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持有该公司77.53%的股份。

在精真估看来,为了在“资本寒冬活下去”,裁员是迫不得已的选择。但对于被波及的员工来说,拿不到应得的工资和赔偿,同样很难在北京活下去。

“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1月3日,听说当天晚上薪水有可能到账,精真估讨薪群里瞬间炸开了锅。林杰心里存着一线希望,“开着手机坐床上,5秒钟刷一次”。

近一个多月以来,类似的消息已经像“狼来了”的故事一样传了好几次,结局每次都是失望。晚上8点前,陆续有人收到了迟来一个多月的工资,但“数额不太对”,有人只拿到了三四百元,有人的赔偿金只有2000多元。

一位前员工告诉AI财经社,精真估的财政大权全部掌握在CEO周广印一人手中,发工资必须由他亲自用U盾转账,此前他曾不止一次地以“人不在北京”“U盾不在北京”为理由拖延发工资。

今年9月刚入职精真估担任招聘经理的李力告诉AI财经社,11月23日,他的顶头上司突然找他谈话,说公司没钱了,大打“感情牌”要求他离职。他主动没要赔偿金,只要求公司将11月1.8万元的薪水如期发给他。但到了12月10日该发工资时,他突然被通知工资会“晚点发”,而且从“过两天发”到“这周内肯定发”到“元旦节后发”,一拖再拖,承诺的时间点从来没有兑现。

有老员工告诉AI财经社,这是精真估一直以来的“老手段”。2017年11月到12月,公司“突然裁掉一大波(员工),没有任何征兆,几乎所有部门都会被波及”,而且被裁人员同样经历了艰难的讨薪过程。让他不解的是,此前并没有听说公司的业务和融资面临什么困难或变化,10月还在大力对外招聘,到11月突然停招。

张芸起初以为,今年的裁员和去年一样“只是年底裁一波”,没想风波越来越大。每个部门都被规定了裁员人数,80%以上的员工都被约谈过裁员事宜,他所在的数据部门原本有30人,到他被裁时已只剩了不到一半,只有两名员工的运营部也被裁掉了一人。

何合9月中旬入职,11月他开发的App第一版预览版出来后,身边就有同事陆续被裁员。杜若所在的测试部,很多新人放弃了原公司的年终奖来到精真估,不到一周就被迫离开,有个女孩只上了3天班就被炒了鱿鱼。陆路在精真估上班时每个月加班超过50个小时,每天盯着项目,结果“项目一结束就把所有人都踢走了”。

精真估的前员工告诉AI财经社,公司今年修改了员工手册中关于KPI的规定,宣布效益不好、全员不发年终奖,还要求所有员工签字同意将五险一金的基数统一下调至5000元,不同意的全部裁掉,并以不给开离职证明相威胁。

更糟糕的是,由于离职协议中写着按照N+1的标准进行补偿,有人没有及时找到工作,结果11月工资、补偿金和此前垫付的出差经费都没发下来,“连过春节回家乡的车票都是用花呗买的”。

“11月突然裁员,让我们怎么找工作?其他公司已经在做第二年的预算了,岗位基本已经冻结了。辛辛苦苦干了一年,原本差一个月就可以拿到年终奖,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李嘉向AI财经社抱怨道,“对公司付出那么多,也没做什么对不起公司的事,干嘛无缘无故地搞这么一出?”

最让他们不满的是,在这一过程中,公司CEO周广印拒接电话、拉黑员工,“从头到尾没露面”。

再不发工资就“活不下去了”

数次讨薪无果后,55名被裁员的员工组成“讨薪群”,商量着如何弄一次“大规模的集体讨薪”。

他们找人力部门咨询,对方早已不再回复信息,并安排行政人员把公司的侧门锁好,拒绝给被裁员者开正门,甚至“恶人先告状”地报警称他们骚扰公司。他们还“组团”去了好几次监管部门,但没有下文。有人报了警,警察说只能帮忙调解。

就在不久前,17名精真估前员工申请了集体仲裁。仲裁机构的工作人员给周广印打了电话,对方在电话中承诺“3个星期内会发下来(工资)”,便匆匆挂断了电话。但对于这样的承诺,员工并不相信。

实在没办法,他们打算“站在公司楼下拉横幅、录视频,去易车公司的年会上拉横幅,闹得大点工资才有戏”。”

周广印声称,公司刚完成1500万元的融资,之前压了两个月,目前已经到了。“公司在尽力解决这个事情,对大家都是一样的,需要耐心等待。”他在微信中解释道。

但李嘉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因为资金在途这句话“已经听了一个月了”。“我来的时候跟我说刚融了2000多万美元,结果没到俩月就歇菜了。”张博则表示,他之前经历过一家公司,倒闭前半个月CEO还在给全员发邮件,表示账户上还躺着两亿元,称“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假如公司真的有困难,钱确实没到位,站出来跟所有人说说到底是什么情况,给大家看看证据,说清楚什么时候发下来。”让李力烦恼的是,被裁的人员其中有不少是他招聘来的,他觉得得对他们负责,“不能走了也让人家背后说我坏话,说是我坑了人家”。

他告诉AI财经社,外地很多员工的工资也在被拖欠。一位被裁员的精真估前员工个人信用卡欠款都在产生分期手续费,只能开滴滴专车还钱。“要是不发工资,我在北京都活不下去了。”他告诉AI财经社。

勒紧裤腰带已成常态

近年来,中国汽车保有量几近饱和,二手车迎来了发展黄金期。同时,二手车电商经过前期的“冷启动”后,网民渗透率已达到75%。

麦肯锡数据显示,过去5年间,中国有意愿购买二手车的人群从18%增加到47%,增长近3倍。截至2018年6月底,中国二手车潜在消费人群超过3亿,二手车电商市场潜在市场规模达到万亿级别。

数字很可观,但在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与二手车业务相关的互联网公司日子并不好过,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已成为常态。

2017年下半年,优信二手车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大规模裁员,其中主要涉及二、三线城市的新车部门。他们通过电话或电子邮件得知被裁,理由包括不打卡、岗位被撤销等,部分员工提起了劳动仲裁和维权。招股书数据显示,优信二手车在2016年、2017年和2018年第一季度分别净亏损13.93亿元、27.48亿元和8.39亿元。

2018年上半年,烧钱无数的瓜子二手车被曝出融资无望、巨额支出、资金吃紧、广告下架、拖欠业务款、收缩业务绩效等丑闻,该公司也启动了一系列高压政策,包括大规模裁员、启动996上班机制、大幅收紧一线业务团队绩等。有员工在4月爆料称,公司3月融资的8亿已经“花得差不多了”,且长期拖欠、变相扣押员工工资。

今年10月,裁员风声流传已久的人人车陆续关闭赣州、威海、吉林等多座城市的业务,并从公司简介中删除了“覆盖超百座城市”的宣传字样,被外界评价为“断臂求生”。人人车CEO李健曾在2017年9月放出豪言,要在当年年底前把覆盖城市从100个扩大到1500-200个。但AI财经社记者查询发现,目前人人车官网服务城市列表中只有73座城市。

受收缩举措影响,被关闭分公司的员工被迫失业下岗且维权无门。此外,人人车还被曝出拖欠员工工资、手机设备押金费用未解决等。有传闻称,产品、研发等部门都要按照25%的比例被“优化”,理由是“公司没钱了”。

2019年1月3日,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11月二手车交易为127.57万辆,环比增长8%,同比增长11.32%。1月至11月,二手车累计交易量为1260万辆,比去年全年多出20万辆,累计同比增长12.84%,明显低于2017年全年19.33%的增幅,全年无法实现此前预测的1500万辆目标。

此外,2018年12月的“中国二手车经理人指数”为36.8%,处于荣枯线之下,二手车市场较为低迷。12月二手车销量、收购价格和销售价格预计与11月相比均下降,52.2%的经销商认为市场总需求减少。接受调查的二手车经理人表示,新车降价的持续冲击给二手车经营带来较大压力,流动资金压力较大。

汽车行业遭遇寒冬的大环境下,整个汽车市场高速发展的步伐正在放缓,二手车市场同样没能幸免。对于高喊“活下去”口号的二手车电商而言,真正的考验还在后面。

(除周广印外,本文人物均为化名。)

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地址:/qichedaquan/603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