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汽车大全 >

吴忠二手车灵武一市民买车陷入“罗生门”:新买的二手车“不翼而飞”

 灵武市民杨先生花10万元买了一辆二手车,开了不到两个月,一天早晨他发现停放在小区外的车竟不见踪影,自此,他开始了两年多的寻车之路……

  新买的二手车“不翼而飞”

  时间倒回至2018年7月15日。当天,杨先生和儿子在吴忠市解放二手车市场的吴忠市兴盛泰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看中一辆白色尼桑轩逸汽车,一切都谈妥时,该公司负责人吴某却告知只有一把车钥匙。杨先生当下心生疑惑,但围观的几位二手车商纷纷表示,一把车钥匙很正常。

  “那万一人家用另外一把钥匙将车开走怎么办?”“开走了,我赔你辆新车。”

  杨先生说,这是他和吴某当时的对话,但没在当天签订的《机动车交易协议书》上注明。

  次日,杨先生向吴某付了4万元现金,吴某配合杨先生办理车辆过户、转籍手续,车辆由吴某所有的宁AL583☆号牌变更为杨先生所有的宁AH381☆(车架号尾号8139),剩余的6万元车款在办完手续后由杨先生转账支付给吴某,这辆车自此归杨先生所有。

  2018年9月10日早晨,下了夜班的杨先生发现停放在小区外的车不见了,“还以为是儿子开走了,打电话一问说没开,回家看车钥匙好好放在茶几上,我心想坏了,车被人偷了,便赶紧报警。”灵武市公安局西郊派出所出警后立案侦查。

  以租代购却被改号转手

  “公安部门通过调取监控查看,车竟然是被一男子用车钥匙打开直接开走的!”

  这位开车的神秘男子是谁?他怎么会有另外一把车钥匙?这些疑问让杨先生觉得自己落入了一场蓄谋已久的骗局中。

  通过民警调查,开车人是北京神州汽车租赁有限公司银川分公司的代某,他接到石家庄分公司提供的消息称,杨先生的车是石家庄分公司以租代购、却又被非法修改车架号转而销售的车。在开走车之前,代某已在杨先生家小区周围观察了三天,因不确定是哪辆车,直到车钥匙从石家庄寄来后,他才将车开走。

  而就在杨先生的车被开走一个月后,北京神州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石家庄分公司相关负责人刘某向当地公安部门报警称,其公司于2018年5月5日在石家庄市长安区腾元检测站院内将一辆白色东风日产牌尼桑轩逸汽车(车牌号:冀AY09S☆,车架号尾号2923)销售给何佳某,付款方式为12个月长租+36个月分期付款。1-12期每个月租金为3899元,13-48期月付款为3902.42元。何佳某支付第一个月的3899元后将车开走,2018年6月该公司发现该车的其中一个定位装置被拆除,根据第二个定位装置,在宁夏吴忠市利通区找到一辆日产轩逸轿车,该车外观型号与该公司销售给何佳某的车辆相同,车主姓名为杨先生。2018年10月15日,石家庄市公安局长安分局以刑事案件立案侦查。

  2018年10月20日,灵武市公安局在排除该案为盗窃案件后,按照属地管理原则将案件移交到石家庄市公安局长安分局。此后,杨先生多次与石家庄市公安局长安分局联系,但一直未有实质进展。

  钱、车通通打了水漂?

  “我正当过户的车不能说没就没了,谁来赔偿我的损失?”2019年4月,杨先生专门找到石家庄市公安局长安分局办案民警,但仍然毫无进展。杨先生只拿到了北京神州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石家庄分公司委托河北国信机动车鉴定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一份对杨先生的宁AH381☆号牌车所做的车架号、发动机号、车辆电脑信息数据查询比对鉴定报告,其结果显示这辆车为北京神州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石家庄分公司所有。

  “作为二手汽车销售商,不但不负责任,还故意隐瞒车辆非法改动车架号的事实,实属欺诈行为,现在车没了,钱也打了水漂。再者,不管我买的车是不是租车公司的,也不能连招呼都不打就开走。”杨先生拿着这份鉴定报告回到灵武,将吴某和吴忠市兴盛泰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以及北京神州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石家庄分公司告上法庭。2019年8月14日,灵武市人民法院审理认为杨先生与上述三方的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中,涉案的宁AL583☆号牌车辆疑为石家庄市公安局长安分局在2018年10月15日所立案侦查案件中的赃物,已被扣押,因该刑事案件还在侦查中,要以刑事案件的审理结果为依据,因此中止诉讼。

  后因中止诉讼的原因消除,灵武市人民法院于2020年10月14日恢复审理,但此时兴盛泰公司已经注销,法院于2020年10月20日驳回杨先生的起诉。

  涉案车辆的神秘身世

  杨先生买的这辆车“身世”究竟为哪般?根据杨先生提供的一份注册登记机动车信息显示,这辆车架号尾号为8139的小型轿车出厂日期为2016年9月24日。2016年10月24日,湖北武汉的吴龙某成为该车第一任车主;2017年8月21日,浙江宁波的朱洪某成为该车的第二任车主,同年12月1日,朱洪某驾驶该车在沪渝高速因碰撞发生事故,获得保险公司70700元理赔金,该车被保险公司收回。但奇怪的是,这辆事故车又于2018年5月28日归山东济宁的李婷某所有。2018年7月4日,二手车商吴某成为该车的第四任车主;2018年7月15日,杨先生从吴某处购得此车。

  从北京神州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石家庄分公司提供的信息看,车架号尾号为2923的车于2018年5月被何佳某开走,同年6月石家庄分公司发现车辆的一个定位装置被拆除,根据第二个定位装置锁定到吴忠,而这时车架号尾号已变为8139。

  “一辆事故车的车架号怎么会改到租车公司的车上,因最关键的何佳某和李婷某均无法取得联系,石家庄警方目前无法确定是什么人对车架号进行了修改。”面对手中一厚沓材料,杨先生摇头叹息,希望以自己的经历提醒大众,购买二手车时一定要多加小心,避免入坑。(新消息报记者 安小霞)

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地址:/qichedaquan/596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