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汽车大全 >

瓜子瓜子二手车单方解除合同,员工将企业告上法院,瓜子二手车:你倒卖公司资源

前言:

单方解除合同,员工将企业告上法院,瓜子二手车:你倒卖公司资源

很多职场人从来不把劳动法当作一项技能,一遇到事,瞬间就傻。还有部分职场人,什么事都不做,只会说劳动法没有用。就笔者认识的一部分大厂员工,他们现在已经把每天视频打卡跟录音取证作为一项日常工作来完成了。那些认为劳动法没有用的人,请问问自己,在没遇到裁员前,自己做过些什么?

单方解除合同,员工将企业告上法院,瓜子二手车:你倒卖公司资源

希望各位每天哪怕花5分钟在“互联网坊间八卦”上学一点点职场技能,看一个劳动案例,笔者就可以肯定,你足以干掉80%混日子的职场人了。

近日,据企查查披露的判决书显示。上诉人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因与被上诉人王立强、原审被告北京外企人力资源服务青岛有限公司市南分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一案,不服青岛市市南区人民法院(2019)鲁0202民初7936号民事判决,向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20年12月1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该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原告诉求

1、依法确认王xx与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自2016年3月1日至2019年7月12日存在劳动关系;

2、依法判决北京外企人力资源服务青岛有限公司市南分公司为王xx办理解除劳动合同手续;

3、依法判决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支付王xx2016年4月1日至2017年3月1日未签订劳动合同两倍工资差额98765.37元;

4、依法判决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支付王xx2019年7月份工资5000元、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和2019年度带薪年休假工资12384.83元和防暑降温费1820元;

5、依法判决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支付王xx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67754.19元;

6、依法判决北京外企人力资源服务青岛有限公司市南分公司、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7、诉讼费由北京外企人力资源服务青岛有限公司市南分公司、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承担。

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

1、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无须向王xx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38716.68元;

2、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无须向王xx支付2018年和2019年度带薪年休假工资6230.27元;

3、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无须向王xx支付2018年和2019年度防暑降温费764.37元。

一审法院查明

1、2017年10月20日,王xx与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签订了劳动合同一份,合同期限自2017年10月20日至2020年10月19日,合同约定王xx从事复检评估师工作,工作地点为青岛,其应发工资数额为9679.17元。王xx提交的参保证明显示北京外企人力资源服务青岛有限公司市南分公司自2016年3月至2019年6月为王立强缴纳社会保险。

北京外企人力资源服务青岛有限公司市南分公司称2016年3月至2016年11月系由案外人车好多旧机动车经济(北京)有限公司委托我方缴纳。2017年7月至2017年10月系由案外人江苏车置宝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委托缴纳,2017年11月至2019年6月系受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委托缴纳。

2、2019年7月12日,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给王xx出具劳动合同解除通知书一份,内容如下:您好!根据《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我公司决定自2018年月日起解除与您劳动关系,

理由如下:在工作中违反《瓜子二手车直卖网业务体系员工管理制度》A类违规第五条第1款“利用公司资源或职务便利,交易、倒卖公司资源,为自己或他人谋取私利,侵害公司权益的行为”。有鉴于此,我公司决定与您解除劳动关系,并就相关事宜通知如下:

1)您在我公司的薪资结算至2019年7月12日;

2)我公司依法与您解除劳动关系,并按照相关规定不向您支付任何经济补偿金;

3)自解除之日起,公司同时解除原劳动合同附件中有关竞业禁止与竞业限制条款,相关条款对双方均不再具有约束力;

4)请您于2019年7月15日前到我公司(即:您本人在公司的工作地)办理离职相关手续;在职期间为您配备的笔记本电脑、手机,请返还至我公司。特此函告。

2019年8月2日,北京外企人力资源服务青岛有限公司市南分公司给王xx办理了解除劳动合同的手续,但未将解除劳动合同的相关材料交付王立强。

3、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认为其与王xx解除劳动合同是因为王xx违反了公司的规章制度。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提交了员工手册、瓜子二手车直卖网业务体系员工管理制度、王xx与锋x车主电话录音、瓜子二手车严选收车检测标准、邮件等证据证明王xx违反了公司的规章制度。王xx对上述证据均不认可,王xx不认可其违反了公司的规章制度,王立强认为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系违法解除劳动合同。

4、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提交2018年-2019年春节放假通知,证明其已经统筹安排给王立强放假。王xx质证称对该证据真实性不认可。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

一审判决:

一、确认王xx与瓜子汽车自2017年10月20日至2019年7月12日存在劳动关系;2019年7月的工资4450元;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38716.68元;2018年及2019年未休带薪年休假工资6230.27元;防暑降温费764.37元;办理档案和社会保险关系转移手续;驳回王xx的其他诉讼请求;驳回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诉求

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上诉请求:

1、依法改判一审判决第二项,判决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仅需向王xx支付2019年7月工资3715.31元;

2、依法改判一审判决第三项,判决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无须向王xx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38716.68元;

3、依法改判一审判决第四项,判决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无须向王xx支付2018年及2019年未休带薪年休假工资6230.27元;

4、王xx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其上诉的主要理由是:

一、双方解除劳动合同前12个月的月平均应发工资为8978.67元,2019年7月实际工作天数为9日,当月应发工资应为8978.67/21.75*9≈3715.31元;

二、一审法院判决由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承担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的事实与理由认定错误。2019年7月,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廉政部门经查证核实,2018年10月王xx利用职务之便,从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二手车平台获取于2018年10月17日上架的本田锋范车源信息(主要为车主电话),私下与车主成交,并于10月22日完成过户;

2018年12月26日,王xx又通过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二手车平台二次上架卖出前述车辆,其私下买入和卖出该车前后仅相差2个月;王xx作为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员工,利用公司私下购买车源并再次转卖从中赚取差价,损害了公司利益,其行为严重了破坏公司管理制度。

2019年7月8日,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向王立强上级主管及王立强发送A类违规邮件,并给予王xx7月11日之前申诉的权利,王xx在申诉期内申诉未提供相反证据推翻违规事实。

一审判决认为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未能提供《员工管理制度》的制定过程经过民主程序,且王xx亦不认可,从而认定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依据《员工管理制度》解除与王立强的劳动合同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视为违法解除劳动关系的观点错误:

首先,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在一审中提交的证据《劳动合同》附件有王xx亲笔签署的《公司制度确认函》,足以证明王xx对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公司规章制度充分知悉并自愿遵守。

其次,王xx在职期间,利用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资源获取客户信息,并私下交易,通过再次上架的方式企图获取差价。此种行为首先侵犯了法律所明确保护的合法权利――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的商业秘密。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的客户信息均系平台财产,王xx为私利使用,明显侵犯了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的合法权益。王xx行为涉及竞业,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以为二手车交易提供居间服务为主营业务,王立强拦截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二手车交易信息,并私自交易,破坏了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的交易机会,属于竞业行为。

二审法院认为

本案中,依据上述规定,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作为用人单位,应当对其解除与王xx劳动合同的合法性及合理性负有举证责任。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主张王xx存在“利用公司资源或职务便利,交易、倒卖工资资源,为自己或他人谋取私利,分割公司权益的行为”,违反《瓜子二手车直卖网业务体系员工管理制度》A类违规第五条第1款规定。王xx对此不予认可。从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提交的证据来看,尽管王xx与在瓜子二手车直卖网上登记的车主进行了二手车交易,但在录音证据中与王立强交易的二手车车主否认系王xx主动联系其进行的交易,而是双方在二手车交易市场偶遇成交。

因此,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主张王xx利用其线上资源倒卖二手车并以该二手车的交易间隔时间简单认定属“飞单”操作缺乏有效证据支持。且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亦未能提交证据证明其规章制度系通过民主程序制定。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未能提交有效证据证明其解除与王xx劳动合同具有合法性及合理性,应由其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原审据此认定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解除与王xx劳动合同系违法解除进而判令其向王xx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并无不当。

判决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上诉人瓜子汽车服务(天津)有限公司负担。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地址:/qichedaquan/585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