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汽车大全 >

悉尼二手车悉尼NSW 有哪些二手车市场,具体地址是什么?

在悉尼广场

今年7月15香港机场护送女儿和太太去澳洲墨尔本。女儿去读书太太去陪读,大小行李共8件全是过家细软。太太不知听谁讲澳洲的轻工产品比中国贵5倍,临行前在深圳锅碗瓢盆见啥买啥,恨不得搬个中国厨房去。我知道这些东西一超重,飞机托运费分分钟钟贵过在墨尔本买。可太太第一次到国外常住,人生地不熟语言又不通,多带一件心里可能轻松一点,因此就随她去了。到机场一过秤,共185公斤。我正咬牙计算2000多元超重费时,那个嘴唇涂的黑紫黑紫的澳州航空小姐指着其中一件说:“这件超重需打开重包."我问:“我已认交超重费,为何还要重包?"紫嘴唇答:“这是我们航空公司规定,任何单件托运行李不许超过30公斤。"我难以置信的说:“这件只有32.5公斤,仅超2.5公斤您就忍心让我大费周折?"紫嘴唇露出白牙微笑的说:“这是澳州航空搬运工人工会为保护搬运工人的腰同我们航空公司达成的协议,超1公斤也不行。”至此我才意识到问题严重了,因为这件正是我太太墨尔本的“厨房”,里面全是硬件和易碎品,不仅如此还有两把中国大菜刀和我太太唯一的嫁装(她外婆传给她的黑擀面杖)。包这件行李时,我和太太吵了两架重包了三次,最后请工人里三层外三层包好。如果现在非要重包,不仅意味我要在香港这幺现代化机场大厅里和匆匆行走的各色国际旅客大脚旁,把我们家“厨房”开膛,还要冒着包不好运到墨尔本搞烂的危险。我深吸一口气,把在国内遇到交通警的表情挤出来,用最诚恳的语气和我所能想到的最客气最有教养的英文说:“小姐我没有任何理由不遵守这个规定,只是这个箱子里全是易碎品,两个工人用半个小时才包好,您看在您所能想到的任何可能权限内,能不能宽容我这2.5公斤?”那个发黑的紫嘴唇闭了好一会也好象深吸一口气说:“先生,实在对不起,您是我们的客人,我们没有理由不为您提供方便,但是我必须遵守规定,您如果不想改航班的话还是快点动手吧。"说完她不容置疑地从柜台里拿出剪刀,胶带和新包装袋交给我,同时用无可奈何和深表同情的眼神安抚我,又补了一句:“易碎品我们提供专门保管不另收费"。我不知道我当时脸上的表情是什幺,我只知道心里结结实实挨了一闷棍。没有时间了,我一下拖出那个大箱子,狠狠放倒在能照出人的机场大厅地上,在我太太内疚的目光下,拿着剪刀疯狂地剪开那些结结实实的包装。送行的朋友同我一起把我太太的“厨房”开膛并摆的满地都是。当他拿出大菜刀时笑着说:“对!做饭的东西一定要全,只要肚子能吃上中国饭,脑袋就少想家"。我顾不得答他的话,除了忙着装箱,脑子总在想那些粗壮的澳洲大腰竟不肯多提2.5公斤。难怪有些香港人说:“澳洲人好懒,就知道拿救济金喝啤酒。"看来不仅如此,还真娇嫩。

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地址:/qichedaquan/584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