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汽车大全 >

花乡二手车直击花乡旧车市场 北京摇号新政让二手车迎来“暖冬”?

今年12月的北京花乡旧机动车交易市场似乎比往期更加热闹。“平时这路上都没几辆车,最近每天有四五百辆车在这儿排队等过户。”12月14日上午,一位二手车经销商指着“过户通道”上排队的车辆告诉本报记者。

直击花乡旧车市场 北京摇号新政让二手车迎来“暖冬”?

直击花乡旧车市场 北京摇号新政让二手车迎来“暖冬”?

而这一切都与北京摇号新政有关,自12月7日北京摇号新政规定一人名下只能保留一个指标以来,这个全亚洲最大的交易市场每天都门庭若市。一部分人来这里为车辆办理过户,也有一部分来这里出手名下的旧车以更新指标。根据新政规定,这一切都需要在2021年的1月1日前完成。

直击花乡旧车市场 北京摇号新政让二手车迎来“暖冬”?

直击花乡旧车市场 北京摇号新政让二手车迎来“暖冬”?

直击花乡旧车市场 北京摇号新政让二手车迎来“暖冬”?

过户通道上排起的长队

二手车市场向来与新车市场强关联,在新车市场畅销或紧俏的车型,同样在二手车市场表现出更高的保值率,尤其是日系品牌。当提及更换指标时,几乎所有二手车商都推荐购买日系车。“保值率高”、“耐造”、“可以开很多年”是他们一致的共识。与此同时,高端进口车市场甚至部分车型与新车价格相差无几或高于新车。

“门庭若市”背后是比往日更加忙碌的二手车厂商。“大家都着急买车占指标,最近这段时间一天交易十几辆(高端二手)车是没问题的。”一位来自高端二手车经纪公司的销售人员告诉本报记者。

在花乡二手车市场走访过程中,本报记者也遇到了不少外地来收车的二手车商贩,“最近北京二手车源比较多,像年头比较久的车型,价格会更便宜,我们会迁出到排放标准相对宽松的地区进行销售。”一位来自外地的二手车商贩说道。

就在今年的8月份,有媒体报道称花乡二手车交易量堪忧,部分车商一月仅售几辆车,过户受理大厅更是门可罗雀。12月人头攒动的二手车市场是预示着二手车的春天来了吗?当市面可流通的指标数量缩减以后,二手车商的生存现状会不会被改变?

日系品牌“一骑绝尘”

“这段时间涨价最多的品牌就是丰田了,高端进口车涨幅也比较多,很多现在新车无库存或者需要加价的车型,二手车也是要加价卖的。尤其是进口的大排量车型,价格更高。”上述高端二手车经纪公司的销售人员告诉本报记者。

新车指导价为100万元左右的进口兰德酷路泽

走访中,一位资深二手车从业者告诉本报记者,今年这种这种情况,主要是因为疫情对进口市场的影响,加上国六排放标准在全国实施,平行进口的大排放车型越来越少,市面流通的车型相应也就少了。根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统计的数据,1-10月,全国累计进口汽车(含底盘)71.4万辆,同比累计降幅为15.0%。

“现在我们收日系车尤其是丰田的价格会比摇号新政之前的高,一辆2018或2019款的丰田荣放,二手车价格要比平时高1万-2万元,还不一定能买得到了。不光是荣放,日系车的热门车型现在都很难买到。”在走访过程之中,本报记者看到一辆2015年的高配本田CR-V,新车售价不到20万元,但二手车标价高达14万元。而另一款行驶里程10万公里的2011年荣放四驱款,标价也高达10万元。

荣放四驱款

走访中本报记者亲历了惊人的一幕,一辆2010年之前的凯美瑞开进“过户通道”时,数名二手车商贩一拥而上,主动要求检查车况并与车主攀谈收车价格。

几位二手车商贩围绕着一辆老旧凯美瑞

除日系品牌以外,德系品牌在二手车市场同样受欢迎。上述二手车从业人员表示,品牌认可度跟行情也有很大关系。“我们愿意收BBA的车,因为好收也好卖。这两天就卖了一辆奥迪Q3和奥迪Q5;有的在外地做生意的来这边买二手车,就喜欢宝马、奔驰这种牌子。”

在走访过程中,本报记者发现不管是规模较大的二手车公司还是规模较小的商户,都有BBA的车型售卖。

二手车商迎来“暖冬”?

当被问及摇号新政对经营的影响时,一位大型二手车公司销售人员告诉本报记者,“摇号新政对我们(大的二手车公司)的经营影响不大,我们指标来源是稳定的。”其所在公司目前展厅已经展出了100余辆车,还不包括库存的300辆。“现在每天能卖10多辆高端二手车,这几天的业绩明显好于平常。”她说道。而在本报记者探店的半小时内,就有两位买家正在进行交易手续。

据了解,目前二手车市场分为两类经营主体:一类是以经销商集团、车企二手车业务为核心的经营公司;另一类以个体为主的中小型二手车商经营公司。此前,有媒体报道,摇号新政的实施将导致可流通的指标减少,进而增加流通成本。那么随之而来的,二手车价格会不会上涨?二手车商的经营压力会不会变大?

带着这个疑问,本报记者走访了多家中小型二手车公司。其中一家表示,近期除了二手车源明显增多以外,并没有什么太大变化。但是日系二手车尤其是丰田品牌收购价格变高了,但市场需求居高不下导致车源变少。他补充道,由于北京的排放标准一直是全国领先,因此最近有不少外地的二手车商和买家来购置车辆,“最近一个月的生意要比往常好,今天就成交了两辆红旗H9。此外,有外地的买家刚刚订了一辆宝马X5和别克GL8”。

走访过程中,本报记者也遇到不少来自外地的二手车商。他们说,因为北京的摇号新政,很多人选择在这个时候更新指标,因此国三排放标准以下的老款车型可以迁出到排放标准宽松的其他地区进行交易。“最近卖车的太多了,相应我们收车的价格也更合适了。”一位外地的二手车商贩告诉本报记者。

不过,也有二手车经销商向本报记者表示,即使没有摇号新政,年底也要利用各种优惠政策来促进交易回笼资金。“原本卖1辆车利润是1万元,年底的时候5000元利润也可以卖。打个比方,这辆售价几十万的路虎,只要没卖出去,就是几十万压在账上。”他说道。

本报记者在观察中发现,与排起长队的过户车主相比,看二手车的人并没有那么多。即使是在摇号新政的推动下,二手车市场依然是车远远多于人。“二手车市场与政策的关联性很大,现在二手车市场竞争这么激烈,我们生意也不好做”。当被问及对明年市场的预测时,一位二手车商贩表示,“主要还是看政策的变化,虽然对目前经营影响不大,但明年的市场是什么样谁也说不准。”

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地址:/qichedaquan/575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