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汽车大全 >

神州二手车神州租车卖身:一个时代的落幕

来源:中国企业家

随着神州租车完成“卖身”,昔日全球租车行业的黄金年代,也画上了句号。

文|陈睿雅

作为商界年度大戏之一,由瑞幸财务作假引发的“神州系”危局又有了新进展。

7月27日下午消息,根据联交所最新股权披露内容,北京汽车持有神州租车股份由20.87%升至28.92%。共计持有神州租车28.92%股份的北汽,正式成为后者的第一大股东。

此前一日(7月26日),神州租车公告,董事会接获Amber Gem(华平投资的联营公司)通知,Amber Gem及井冈山北汽已于今年7月24日签订买卖协议,向后者出售不少于170,720,569股股份(占总股比的8.05%),每股作价3.1港元,总代价约5.29亿港元。股份出售前,Amber Gem持股占公司已发行股本总额约14.75%;完成出售后,Amber Gem将持股约6.70%。

更早些的7月20日晚间,神州优车发布公告称,拟以每股3.1港元的价格向井冈山北汽或其指定第三方转让其所持神州租车不超过44,265万股股份(占总股比的20.87%),转让对价为最多13.7亿港币。交易完成后,神州优车将不再持有神州租车股份。

北汽收购神州租车,终于落袋为安。但对神州租车来说,其财务状况已经亮起红灯。7月24日,神州租车公告称,初步评估,今年上半年预期产生净亏损,而去年同期净利润人民币2.79亿元。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自4月2日晚瑞幸自曝财务作假以来,神州租车市值已跌去约45%。作为本土租车行业的老大,神州租车何去何从?

为何北汽、上汽青睐共享租车?

主机厂布局包括B2C租车在内的共享出行,早有先例。对于主机厂而言,布局共享出行实际上是一石二鸟。一方面,在车市下行期间,可以化解库存压力、增加销售渠道;另一方面,共享出行不乏想象空间,让主机厂难掩抢占市场的野心。

上汽在共享出行方面,已布局享道出行和环球车享(EVCard)。其中,环球车享主打电动汽车租赁,上汽持股其55.14%。今年6月上汽2019年度股东大会上,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曾强调,基于集团移动出行服务与产品综合供应商转型升级的需求,上汽将进一步加大混改力度。

北汽旗下的北汽新能源曾布局共享汽车项目“绿狗租车”,但2018年时,北汽新能源宣布转让北京恒誉新能源汽车租赁有限公司60%股权,转让底价为7800万元。此外,北汽还在2017年4月,成立全新出行服务平台“华夏出行”布局摩范出行,摩范出行以北汽新能源产品为基础,从事电动汽车分时租赁等服务。

吉利汽车旗下的曹操出行,目前也开始尝试租车业务,已在海南、杭州等城市进行试点。

最早爆出收购神州租车的“绯闻方”是吉利汽车。据界面新闻,今年1月31日,浑水首次发布瑞幸咖啡报告的前几日,一位同是瑞幸和神州租车的关键人物找到吉利集团战略投资部,称神州租车正在寻找买家。随后,吉利集团战投部开始和相关机构接触,洽谈打包收购神州租车。但传闻很快遭到吉利方面的否认。吉利控股新闻发言人杨学良辟谣称,吉利“没有兴趣收购这样一家企业”。

此后,从公开报道看,上汽和北汽打响了神州租车“争夺战”。先是6月1日,神州租车公告称,其与北汽签订了一份无法律约束力的战略合作协议。若收购完成,北汽将成为神州租车的第二大股东。

紧接着,7月2日,上汽“截胡”北汽,宣布上汽香港同时与神州优车以及Amber Gem签署了《收购要约》。但18天过去后,上汽终止了这场交易。

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在上汽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表示,“我们收购一家公司不是只讲收购,更重要的是收购后的运营,本着对公司及股东利益负责的态度,我们及时终止这次交易。”

而在上汽放手的同时,北汽再次成为神州租车的收购方。

神州租车真香吗?

神州租车成立于2007年9月,提供短租、长租及融资租赁等专业化的汽车租赁服务,以及全国救援、异地还车等配套服务。2012年,神州租车首次试水IPO,临门一脚时,却因“当前中概股整体形势不好”,撤回赴纳斯达克上市的申请。当时,中概股遭遇信任危机,据彭博报道,神州租车只获得大约一半的认购,其中大部分为散户。

事实上,神州租车当时还面临债务高企的问题。据2012年招股书,神州租车当时拥有国内第一的车队规模,以及超过90%的负债率,流动负债达20多亿元。

无法上市募资又债务高企,撤回IPO后,神州租车却很快获得了华平投资、赫兹公司的加注,并在2014年9月,抢在彼时最大竞争对手一嗨租车之前,成为“租车第一股”。和初次试水IPO相比,神州租车建立了车队更新机制和二手车处置体系,完成了租车业务的闭环,降低了负债率。2014年9月19日,神州租车在联交所上市,上市首日市值为251亿港元。

作为国内规模最大的汽车租赁企业,截至2020年3月31日,神州租车的车队总规模为14.17万辆。但自2014年扭亏为盈,2015、2016年连续两年达到净利润约14亿元的“巅峰”后,神州租车营收不断扩大的同时,净利润却在走低。

今年3月17日,神州租车发布的2019年年报显示,租赁业务总收入55.59亿元,同比仅增长4.1%,净利润及经调整净利润分别为人民币3100万元及人民币2920万元,同比下跌89.3%及57.1%。财报认为,因旅游城市的需求低于预期、为产生收益而处置更多车辆等原因,导致总体表现一般。此外,报告期内,神州租车处置了29203辆二手车,2018年同期为12596辆,汽车销售产生收入21.32亿元,销售毛损率为2.7%。

受疫情和瑞幸的双重暴击,2020年1~6月神州租车业绩进一步承压。7月24日,神州租车公告称,初步评估,今年上半年预期产生净亏损,去年同期净利润人民币2.79亿元。净亏损主要来源于四方面资产减值,神州租车在神州优车的持股、来自神州优车的贸易应收款项、支付五龙电动车将发行的股份及可换股债券认购价格的预付款项,以及宝沃汽车所制造附有回购安排的车辆剩余价值。

神州租车曾在赴美上市时以“中国赫兹”的概念自我标榜,但受新冠疫情影响,迄今102年的赫兹公司,今年5月也申请破产保护了。“我们需要采取进一步措施来渡过潜在的长期复苏,”赫兹官网发布的声明显示,“财务重组将为赫兹提供一条通向更加稳健的财务结构的道路。”

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地址:/qichedaquan/534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