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购车指南 >

吴雨婵|阿青的越女剑法天下无敌,为何韩小莹的武功却仅有二三流水平?

在金庸武侠里看到“越女剑”三字,自然而然会想到的两个人就是阿青和韩小莹,“越女剑”之名就是从阿青而来的,而韩小莹则有“越女剑”的名号吴雨婵。不过,必须要明确的一点是,后来韩小莹所练的“越女剑”,已并非是当年阿青所留下的剑法。实际上,从阿青与韩小莹的身上,能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剑法是死的,人生活的,阿青在剑术上的成就,并没有被捆死在一套剑法之上,阿青所练的是剑意,而韩小莹所练的却是剑法,这也是她们两人武功天差地别的原因。韩小莹所继承的“越女剑”,并非原来越国处女所留下的古剑法,经过了改变和创新。“越女剑”的故事,并非金庸先生所创,正史的记载和民间的传说都有,且历来传颂非常悠久。

阿青的越女剑法天下无敌,为何韩小莹的武功却仅有二三流水平

根据《吴越春秋》的记载,当年吴越相争,卧薪尝胆的越王勾践,有报复吴国之谋,问计范蠡,如何增强越国将士的作战能力,范蠡跟勾践推荐了南林处女,说她过人剑术,能教士兵,越王乃使使聘之,问以剑戟之术吴雨婵。这南林处女的剑术,乃是一个白猿所化自称“袁公”的老翁所教。勾践赐封处女,号曰“越女”,命一个侍卫高手跟她学剑,然后教授军士,当世莫胜越女之剑,因之灭掉了吴国。金庸先生就是以这段记载为原型,将南林处女创作为越女阿青,写出了短篇小说《越女剑》。值得一提的时,金庸先生创作《越女剑》时,《射雕英雄传》早已创作多年,已是他在写自己的最后一部小说《鹿鼎记》的时候。

因此,金庸先生是先创作了韩小莹,后来才创作了阿青吴雨婵。但韩小莹的“越女剑”,的的确确是继承于当年越女所传下的剑法,毕竟先有越女,后有“阿青”,“越女剑”本来就是历史原有的。不过小说中韩小莹所继承的“越女剑”,已非原来越国处女所留下的古剑法,是经过改变加创新的。这里新旧版小说的设定又有不同。最初的连载版小说,是韩小莹学得这门古剑法之后,自己潜心钻研,依据这套剑法的要旨再加补充,形成了更有变化的新剑法。韩小莹学会这套剑法后。潜心钻研,在原来三十六路大变之外,更加创了四十九路小变。原来越国少女当日传授给兵卒的三十六路大变,上阵决胜,斩将刺马,很是有用,但与江湖上武术名家争斗,就嫌不够轻灵翔动。

韩小莹依据这套剑法的要旨,再加补充,锋锐之中另蕴复杂变化,所以江湖上送她一个“越女剑”的名头吴雨婵。连载版《射雕英雄传•第九回》。不过后来修订出版时,有鉴于连载时把韩小莹的武功设定过高,与后面略有矛盾,再加上已经写出了《越女剑》,金庸先生剥夺了韩小莹的创新专利,改为唐朝末年嘉兴的一位剑术名家所创新,并点明了韩小莹的造诣未精。新修版小说也延续了这样的修改。......到得唐朝末叶,嘉兴出了一位剑术名家,依据古剑法要旨而再加创新,于锋锐之中另蕴复杂变化。韩小莹从师父处学得了路,虽造诣未精,但剑招却已颇为不凡,她的外号“越女剑”便由剑法之名而得。新修版《射雕英雄传•第二回》不过,无论是旧版小说还是新版,韩小莹都是继承了剑法,而且还都是仅限于剑法,只不过是多求剑招上的变化而已。

这也是同练“越女剑”的韩小莹,不可能达到阿青的境界,与阿青的实力天差地别的原因吴雨婵。因为阿青所练的不仅是剑法,更是领悟了剑意。白猿并没有传阿青剑法,阿青的剑术有成,是她自己总结出来的结果,越女剑讲的是剑意而非剑招。《越女剑》小说中的设定跟历史和传说一样,越女阿青的剑术是跟白猿所学的。不过白猿并没有一招一式的在教阿青,也没传阿青一套招式清晰,点明套路与攻防的完整的剑法。他的传剑方式,是用竹棒与阿青进行对打,起初阿青总打他不着,但是天天这么打,阿青的剑术越来越精熟,数年之后,阿青已能打到他,但白猿却再也打不到阿青了。阿青道:“本来是不会的,我十三岁那年,白公公来骑羊儿玩,我不许他骑,用竹棒赶他。

他也拿了根竹棒来打我,我就跟他对打吴雨婵。起初他总打到我,我打不着他。我们天天这样打着玩,近来我总是打到他,戳得他很痛,他可戳我不到。他也不大来跟我玩了。”《越女剑》。以《吴越春秋》的记载,那白猿可开口说话,或许还能说是传剑,但以小说中白猿看到阿青打他,他也拿竹棒回击的情节来看,与其说是传剑,倒不如说是在与阿青斗气。只是这白猿乃是灵物,出招有术,阿青刚开始打不过他,但后来随着与他的交手深入,阿青逐步掌握到了用剑之道,招随心起,出招越来越快。从打不着到能打到他,从有攻有守,到白猿再也打不着她,阿青的剑术最终臻至大成。而后来白猿几天才跟阿青打不一次,其实就是想新的“剑招”,但他依然还是不能打到阿青。

他之所以想杀死范蠡,很大可能就是不满范蠡看到了他败在阿青手下吴雨婵。不过阿青为救范蠡,打断了他的双臂,白猿再也不能跟她比剑了。可以说,白猿并没有传阿青剑法,阿青的剑术有成,是她自己总结出来的结果。而她所用的剑法,纯属是她在与白猿对打的过程中,逐步领悟了用剑之道,在实战中磨合出来的克敌制胜之法。阿青所练的本来就不是剑法,也没有剑法,而是剑意。她所使的剑法,是来自她的剑意,运使出来的招式,她出手有招,其实根本无招,有的只是自然的克敌之法。这一点从《越女剑法》的出现,也可得到印证,在小说中,其实阿青从未传过越国士兵剑法。范蠡见识到了阿青的剑法之高,本想请她教越国士兵练剑,但是当他看到阿青与白猿的对打之后,就知道阿青的剑法,并非别人有招式教她的,而是她自己悟出来的,她根本教不了别人。

于是范蠡只能让越国剑士在与阿青的对战中,去模仿她的剑法吴雨婵。第二天早晨,在越王的剑室之中,阿青手持一根竹棒,面对着越国二十名第一流剑手。范蠡知道阿青不会教人如何使剑,只有让越国剑士模仿她的剑法。《越女剑》前后四天,八十名越国剑士都败在了阿青的棒下,而且谁也没能学到阿青的一招剑法。只是他们都见证了阿青神剑的影子,这八十人将一丝一忽勉强捉摸到的剑法影子,传授给了旁人,单是这一丝一忽的神剑影子,越国武士的剑法便已无敌于天下。这就是流传后世的“越女剑法”,但也仅是阿青出招时的神剑影子而已,并非她剑术的绝诣。因此即便是后世继承此门剑法的韩小莹,将此剑法练至最精,唐朝的那位剑术名家,将此剑法创新得多有变化,都并非真正的“越女神剑”。

而且专注于剑法本身,只力求剑招的多变,并未领悟“越女剑”之剑意,其威力就仅有神剑之皮毛而已,如此又怎么能与阿青相比较呢?其实在“剑魔”独孤求败的身上,也可看到阿青的影子吴雨婵。独孤求败的剑法无敌于天下,但实际上根本无招,所谓“无招胜有招”,他所讲的同样是剑意。后来从神雕那里学到“重剑剑法”的杨过,所学的同样不是剑法,还是剑意。杨过与神雕的过招,实际上跟阿青与白猿过招,是如出一辙的。领悟剑意,招随心起,念起而力至,才是用剑之道的最高境界。因此,拘泥剑招的韩小莹,纵是高手,也难至绝顶。而以独孤求败的另一个武学理念“内功”来说,同是拘泥于剑招,郭靖使“越女剑”的威力,也定会在韩小莹之上。

(图片来源于网络)我是羽菱君吴雨婵,专注于“天龙时代”前、“射雕时代”前、“倚天时代”前,金庸武侠“三前”空位期前传的解读,欢迎关注,一起交流!

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地址:/gouchezhinan/42535.html